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戴蒙的甜品(一)

序章

~章一~

御幸的甜品店开在地理位置不那么好的地方。这里是远离CBD的城市边缘,与最近的商业中心也隔了三条马路。不过正因为这样,周围的环境相当不错,是街心花园旁边独门独户的小院子。一块小小的黑板支在院子门口,上面写着店名“戴蒙的甜品”。不过其实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一二楼间的外墙转角处还有一块小小的招牌,画着形似钻石的logo。

御幸自己住在二楼。早起买好今天要用的新鲜食材,他习惯回去看看书,等到近中午再下去开店。

但是如今,御幸觉得自己大概再也享受不到这样的闲暇时光了。十点不到,楼下就响起了高分贝的噪声:“店主快起床开店了哦!不然要倒闭啦!”

………有人这么说话的么?御幸无语地起身,楼下还在继续跑火车:“御幸一也~!即使身为店长也要勤奋工作哦!”

御幸从窗子探出头去,懒洋洋地说:“你也知道我是店长啊?哪有你这样直呼店长名字的店员啊?”

“我是在为了我们店的前途担忧!………”

其实御幸并没有真的在意被泽村直呼名字这件事,他自己本就不是那么循规蹈矩的人。不过他心里清楚,泽村这么叫是对他有怨念。这可不能怪他,见过泽村那豪迈的操作,自己的做法已经是很宽容大度了。

事情发生在录用泽村的第二天开店前。得知泽村有在专门学校学过甜品制作之后,御幸让他做个基础的戚风蛋糕看看。要说这个戚风蛋糕,可是能“气疯”很多新手的初期大魔王,也是一道很能看出基本功的糕点。但另一方面,制作需要的材料和工具都是很基础的,步骤也算是简单。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御幸多少有点大意,不然他应该在泽村跑进后厨,看到满目的专业机器、工具和材料两眼放光的时候,就应该有所警惕的。

不过呢,看到这样的泽村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包括后来在旁边围观他的制作过程,与御幸见过的其他科班出生的厨师很不一样。后厨里很多进口材料是外文包装,还有些惯用的因为厨师只有御幸自己所以装在没贴标签的透明容器里方便收纳。泽村也没多问,征得他同意之后打开了一些闻了闻,有时候闭眼冥想有时候念念有词,眼神一直亮亮的透着兴奋和喜悦,看起来像找到什么宝藏的小动物。御幸也放任他选用材料,在看到泽村加了海盐和枫糖浆也只是挑挑眉并未出声。制作的步骤无可挑剔,只是烤箱的时间设置有点太长了。看泽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御幸倒也好奇他是否早有打算。

泽村的确早有打算。他聚精会神地盯着烤箱半透明的玻璃门,在设定的时间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大喊一声“好啦!”伸手就拔了烤箱电源。

御幸被他毫不犹豫的动作惊呆了,直到泽村喜滋滋地把蛋糕捧出来开始准备倒模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泽村不是有上过专门学校吗?看他操作烤箱也挺熟练的啊?这个人总是这样不按常理出牌,让人吐槽都无处下嘴吗?

那边厢泽村已经晾着蛋糕开始收拾台面了,御幸呼了口气心情复杂地开口:“我说泽村,你以前,都是这么用烤箱的?”

“啊?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也是这样直接拔电源?”
“对啊,因为烤到刚好就要立马停掉嘛!”
“……你知道烤箱可以中途关掉的吧?”更何况还能一开始设定好时间。
“知道呀,不就是拔电源吗?”
“…………”这个人到底是在上什么学校啦!

费了好半天功夫,御幸才终于搞明白,泽村其实对电器类很是苦手,不对着说明书只能做一些基本操作。之前在学校用的烤箱,可能是因为中途关闭程序很复杂,他是根本搞不清楚的,为了要快速关掉,一直是直接拔电源。知道这一真相的御幸简直哭笑不得,后厨的机器有的还是从国外带的,压根就没有日文指示,这让他怎么敢给泽村随便碰?于是当即禁止泽村在完全学会操作之前接触任何一台机器。

泽村一开始对此很是不服。在御幸严肃地告诉他机器和材料一样是有生命的,需要根据它们的脾性认真使用才能发挥出最大作用之后,立马就接受了这仿佛开玩笑一般的说辞,保证自己会好好学习操作方法,虽然语气也还是很别扭。御幸觉得好笑,这小子,真是习惯这种玄乎的方式呢……如果好好地正规学习一阵子之后,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作品?御幸突然有点期待。

后来泽村软磨硬泡地想让御幸教他操作的时候,御幸自然是拒绝了,对着泽村一个头两个大地痛苦钻研说明说的样子笑得不怀好意,让泽村直到现在也没怎么对他用过敬语(“你这就是公报私仇!”虽然御幸不知道这跟公私有什么关系)。不过,即使对他的怨念都能实体化了,泽村还是尽心尽力地每天早早跑来店里研究说明书,逮住空闲也在御幸操作机器时晃来晃去地偷师学艺,一副斗志满满的样子。看着今天又是一大早来缠着他开门的泽村,御幸笑着摇摇头,起身下楼去开门。

有这样一个人待在身边,感觉其实还不坏。等逗得差不多了,还是好好教教他吧!


评论(6)
热度(48)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