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出本预告,CP22参展预定

八字还剩一撇的我来做预告了!

为了避免空摊以及响应CP的独立申摊活动,还是准备把这篇文出个本凑个单(。

预览请点tag或者直接走归档,字数3w+,除了已公开的部分,还会有剩下的半截御幸视角番外和一辆(也许两辆?)比较完整的车。另外因为这篇是点梗,  @御澤一生推 姑娘如果不嫌弃到时候会直接送你一本……!

照例直参CP22-D1,摊位还是回归我们的御泽催婚组,届时也会有栗子的新刊(如果关窗顺利……)Last Cross和一堆特典!然后红豆(在我们的威逼下)也有一个本。后续如果还有别的寄售也会持续更新,要去CP22的大家可以关注下!

不过CP22真的……好远啊...

【御泽】Limerence 恋欲 (未完)

* 职棒御泽

* 《Mamihlapinatapai 将爱》御幸视角番外

------

1


人在陷入昏迷的边缘,会有一段头脑异常清醒的时刻。御幸被棒球击中,躺倒在训练场的黑土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心思清明过。

如果被剥离了棒球,御幸一也还剩什么?

队友的喊声混进耳鸣里听不真切,但他感觉不到疼,只是脑袋沉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早春的风吹在身上在料峭里又带了点儿温柔,身下的泥土有熟悉的硬度和湿度,他放任自己下坠,深海里光照不到的地方,封存着他发酵酿成苦酒的秘密。

2

他喜欢泽村已经有很久了。

3

跟御幸相熟的人都觉得,御幸这个棒球痴会喜欢上什么“人...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 (11) [完]

归档

------

五月的第一个水曜日晚上7点,S队主场迎战临市的B队,泽村得到了他在二军的第一次首发的机会。

这不是泽村的职棒首秀,也不是他第一次和场上的队友合作,甚至因为赛季初开,前面几场都打得不错,这场比赛的成绩对队伍来说也没有特别重要。初夏晚上的比赛,高高的射灯把钻石场照得如同白昼正午,而空气却是凉下来的,吹在身上温度刚刚好。看台空着大半,但本垒后和一三垒侧也差不多坐满了人,喧闹声隐隐约约,将场内气氛烘托得刚刚好。

这几乎是泽村理想中的完美舞台了。除了——他从没想过此时此刻蹲在本垒板后面的是那个御幸一也。

御幸幸运地没有伤到要紧处,养伤花了不到两个星期,恢复得很...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 (10)


归档

------

御幸是在凌晨醒过来的。
他盯着病床头的电子时钟看了一会儿,暗红色的数字逐渐清晰,那个5:17在御幸眼里只是毫无意义的数字。他同样无法回答自己身在何处、所为何事之类的问题,大脑像错位的齿轮咯吱作响,右边太阳穴跟着泛起细碎的刺痛,提醒他不应该再想了。
但是,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他忘记了。
是什么呢…?
他闭上眼睛,试图找回对身体的掌控。触感首先恢复过来,御幸很快辨认出侧偏的右脸下并不是身体其他部分所接触的棉织物,而是柔软有温度的东西。他重新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
病床旁趴着一个人,垫在他脸下面的正是那人的左手。
御幸又盯着看了几秒。即使只有地灯打出的模糊轮廓,他还未恢...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 (9)


归档

------

日子仿佛就要这么平静下去。

御幸来二军接球一直持续到冬歇,练习之外,两个人也开始有别的消息往来——Line或者Twitter什么的。要知道,他们之前只发邮件,而且还是用单独的邮箱,虽然确实比较安全,但泽村也一度怀疑是因为御幸根本不习惯用潮流的社交软件。这会儿倒是变得特别正常了,会给他新发的状态点赞,也会回复他的节日祝福信息。

新年的时候泽村许完愿望,看着一旁跟男友甜甜蜜蜜的若菜,忍不住发了自己举着御守的自拍:“神社的御守超灵验,一定会保佑我愿望成真,王牌泽村的球可不会那么好接了,御幸前辈做好觉悟吧!”

消息回来得很快:“提醒你一下,二军的王牌理论上不...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8)


归档

完整带上章复习点此

------

斜射的落晖照进牛棚里,泽村握着球,看着上面暖橘色的光影,有那么一瞬间的走神。

对面蹲捕的御幸锤了锤手套,声音拖得长长的:

“怎么了?在投球的时候还敢走神吗?如果你在投手丘上投出刚刚那种球,然后居然还发呆,绝对会被教练立马换下去的哦——而且肯定连二军的比赛都不会再让你上了吧!”

他立刻抛弃了那点小心思,用标志性的猫目和大嗓门作气势十足的回击:“我知道的啦!用不着你啰嗦啊!下个球一定让你目瞪口呆!”

“啊呀,真的是下一个就能投出来吗?今天可是只剩五球了哦?”

隔着投捕标准距离的人此时没带头罩,揶揄的表情对泽村来说简...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7)

归档

------
这天的训练御幸整个不在状态。结束之后他自己留下来挥棒——从高中延续到现在,已经变成他状态不佳时的习惯了。最后走的时候当然只剩他一个人,背了包也不着急,慢吞吞地往更衣室走。

结果远远地就听到一堆人打闹的声音,等转过墙角看见是二军的投手阵从更衣室往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避开了。而人群里最大声的当然还是那个永远充满活力的笨蛋。

“所以都说了没有了啊!”

两边打了照面,御幸还愣着,对面中村已经抢了话头:“御幸前辈来得正好!快告诉我们泽村这小子是不是有个热情的小女友!”

御幸眨眨眼睛,对泽村的挤眉弄眼视而不见,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为什么问这个?”

“这...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6)

AO3归档
------
泽村自己都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御幸的。
可能是毕业季看见御幸在校园各个地方被女生围堵告白的酸楚,也可能是三年级引退之后再也不能天天在球场上一起打棒球的失落,又或者引退赛最后直球被御幸高高打出那一瞬间不想让球落下的念头。甚至更早一些,早在甲子园巅峰一战结束,御幸脱下面罩朝投手丘跑过来时自己无法抑制的眼泪。这一切的一切经年累积,沉默发酵,直到大学里有次队友提起这个名字,他才意识到自己这么久以来都想念着这个人。重逢那一刻,他终于无比确信这就是喜欢。
至于说这种感情本身,大概再更早以前就有了端倪吧。换上头盔拿着球棒踏出休息区时总是耍帅又让人信赖,击出全垒打后绕场得...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5)

AO3归档

------

水已经开始有点太热了,四周都蒸腾着热气,把两人交叠的身形隐没在水雾中。而御幸的口腔大概比空气的温度还热上三分,不然怎么会让泽村觉得牙龈舌根都要融化在狭小的空间里,被对方的舌头搅得喘不过气。但被另一个人的气息牢牢占据的感觉并不讨厌,因为这“另一个人”是御幸一也,身体又多了一分顺从,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舒服了。所以泽村完全沉溺在了不合时宜的飘飘欲仙中,对御幸四处游走的手听之任之,直到它划过腰窝,伸进被水打湿紧紧贴着身体的裤腰里,在尾椎迟疑了一阵子,随后沿着下腰线滑到前面,隔着内裤抓住了已经有点鼓起来的地方。

泽村整个人一激灵,想推开御幸,但御幸另一只手按住...

【御泽】Mamihlapinatapa 将爱 (4)

AO3归档

---

“我最后那个球是不是超棒的!有没有让你吓一跳!”

“就职棒的标准来讲,也就这一个勉强合格吧。”

“我知道你想夸我的!来吧御幸前辈!不要不好意思!”

泽村兴奋得像刚接到玩具的柴犬,倒退着一边走一边比划,就差没变个尾巴出来摇一摇了。御幸看得心中好笑,不知道是说他太得意还是太心大的好。

昨天临走时被叫住的时候,他还以为泽村要提什么不得了的要求了,结果只从被窝里露了个头出来的对他咧嘴一笑,说“如果御幸前辈真的想道歉的话,那明天来接我的球吧!这次不管我要投多少你都不能拒绝啊!”

由于太过意外而稀里糊涂答应他的御幸,真的没有想到,第二天他真的一大早就给自己打...

1 / 2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