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下一个问题是……

* 梗来自最近微博上的两个综艺片段,懂的人懂(。)
@Kyuuuuuい 亲爱的老板的点梗!

------

“下一个问题是……最近一次和人kiss是在什么时候?”

“啊呀,开始进入隐私环节了呢!”

“御幸选手难得参加综艺,不会以为我们会简单放过你吧?”

“哈哈,我也不是不想说啦,只是有些记不清了……”

“难道是很久没有kiss了?”

“这到不是呢,只是有点记不清是昨天晚上还是今天早上~”

“哇哦,所以说御幸选手有同居女友的传闻是真的吗?”

“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吧?”

“听起来像是默认?”

“否认的话岂不是更像此地无银?”

“回答问题很老练呢御幸选手!泽村选手的话,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一次吧?”

“啊……?什么……大家都知道……?!”

“别掩饰了,脸都涨红了哦荣纯君!其实很想知道鸣桑对此的评价呢!”

“哈哈,鸣的话,大概会比他更想把记忆消除吧?”

“……!哦!是那次的冰冻挑战!多亏了机智的我想到用嘴喂冰,我们队才赢了对决哦!”

“哇哦,对自己的战绩津津乐道呢!所以泽村君的话,是完全不介意跟男性接吻吗?”

“如果是为了胜利的话,不管做什么都在所不辞!”

“那如果的对象是你旁边的御幸选手呢?”

“不……等等……都说了那是为了队伍的胜利啦!”

“就是说不能是我吗?被自己的投手这样拒绝,真是让人伤心呢!”

“御幸一也!这么多人面前你也要捉弄我吗?!”

“还是因为有这么多人,你就怕了?”

“谁会怕!我泽村荣纯的字典里就没有怕字!”

“那么就……”

***

泽村眨了眨眼睛,剧情转折太快,他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御幸已经凑了过来。

御幸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头发稍稍打理了一下,脸上也被化妆师折腾过了,即使只相隔那么近的距离,也几乎一点瑕疵和死角都看不到。摄影棚的大射灯从他背后打过来,镀上了一圈白光,而泽村就被罩在他的阴影下,和喧嚣的现场隔离开来,围在小小一片只属于他们的角落里。

泽村下意识地双手紧紧抓住了沙发扶手。御幸每凑近一分,他的心跳就得更快一点。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制止或者逃开,毕竟这还在节目录制当中。但他一点也挪不开眼睛。御幸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隔着镜片,泽村仍然能辨认出那眼神,有他熟悉的“准备好了没有”“这不是很有趣吗”“相信我”,也有他不熟悉的什么尖锐的东西。但已经来不及细想了。还剩最后一公分,他的捕手微微偏头,慢慢地垂下眼帘。

呼吸凝滞,心跳停止,周围愈发激烈的起哄声如潮水般远去。在大脑变得彻底空白的前一秒,泽村只听一个他在熟悉不过的低沉声音,随之听话地闭眼迎了上去。

“来吧。”

***

“哇哦,这真是……”

“好了,这下我们两个人的答案都有了,下一个问题?”

***

“御幸一也你也太乱来了!这可是要在电视上播出的!”

“有什么关系?都是为了节目效果啊,你应该无所谓的吧?和鸣那次明明亲得那么开心~”

“都说了那是为了赢过他们队啊!等等……御幸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不是吧哈哈哈哈?!”

“那荣纯是想要我说,最近一次是昨天晚上……”

“……闭嘴!万一被人听到就真的完蛋了……!”

“啊啦,这意思是说,没人的时候就可以?那一会儿回家……”

“拒绝!腰痛死了!”

“咦?我只是想说,一会儿回家做咖喱饭吃要不要?”

“……又戏弄我你个混蛋眼镜!”

------

关于御幸会参加节目的原因,是有神秘人士向节目组爆料——如果先邀请到泽村的话,御幸就很有可能也愿意来参加。将信将疑的节目组试了下居然真的成功了呢,科科。
好像失踪了好久……这个居然是1月第一篇文……没有出坑啦!吃原著太开心了所以(不要找借口!)
顺便问一下通贩的大家都有收到本吗?虽然是肉本但是还是……想要repo(敲碗)!

评论(7)
热度(130)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