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最后的夏天与烟火(全文完)

* 全文,算是写完了(。)

* 夏甲系列,大概是最后一篇了

* 再祝在这篇文期间生日的 @一碗  @类类累累累  @红豆冰的女儿 生快!请相信我的诚意!(。)

------

1

比赛季后的青心寮难得空荡,退宿的回家的走了一多半。临近晚饭时间,还留在宿舍的队员也几乎都去了食堂,是以某位大嗓门投手的声音显得特别响亮——当然也因此没有平时那么扰民。

“御幸前辈!太慢了啊!”

“……擅自闯进别人寝室不打招呼真的好吗?”

“咦我不是有打招呼吗?”

“……真是的……”御幸一边打上自己浴衣角带的结一边转过身来,看到门口已经探进半个身子的泽村,叹了口气,“角带系错了笨蛋!”

“哈??不可能!只是打个结而已,就算是笨蛋也不会错的!”

御幸挑起眉毛,“诶~难得嘛,竟然主动承认自己笨了?”

“!什么!我没——”

“过来过来~”及时的招手打断了脱口而出的激烈反驳。

“啊?……哦……”

可能是因为转折来得太突然,泽村一时没反应过来,稀里糊涂地乖乖应下了,反手带上门朝书桌前的御幸走过去。这举动好像什么难得乖巧的宠物,惹得御幸禁不住噗嗤笑出来。

当然难得乖巧的宠物是禁不起逗的。面前的少年立刻瞪起了不满的猫目:“御幸一也你是在笑我吗!”

不然还能在笑谁。御幸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强行掩饰:“啊没有,只是觉得,明明是泽村你坚持要穿浴衣的吧?结果自己压根就不会穿嘛!”

泽村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深究起来意思就是“没错我确实在笑你”,只是一边配合地举起手来,一边对帮他把角带解了重新在正确位置打结的御幸撇了撇嘴:“不就是打个结嘛,要这么讲究啊?御幸前辈真的跟我老妈一样又操心又啰嗦诶!”

“还不是因为某些投手实在是太笨才搞得我这么可怜~”眼看着泽村又要炸毛,御幸赶快拍了拍他的腰,“好了,赶快走吧,你不是有好长一串计划吗,等天黑了就来不及了。”

“是的!根据不才泽村多年的经验,这些项目都是检验一个夏日祭品质的不二标准!从小吃摊到园游摊,分别——”

“行了知道你资深专业,你不用再说第三遍了……!”御幸带头向外走去,然而絮絮叨叨的小投手几步赶了上来,已经开始大谈特谈夏日祭的起源,夹带着各种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民间传说和奇怪的豆知识。御幸抄起手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2

举办夏日祭的街区与青道的距离不远不近,走路要花上一些时间。精力充沛的棒球少年们自然不介意这个,更何况泽村还坚持要“多多感受下东京平凡街头的气息”。

来自长野的小投手到东京后一直难得出门逛街,兴奋得一路讲话没停,看到街道两边出现装饰灯笼的时候的更是眼睛都亮了。当然,过度兴奋的副作用很快显现出来了。

“呜哇,怎么越来越热了!”泽村撩着浴衣领口,用手不断扇着风。

越靠近目的地,祭典的气氛越浓,人也越来越多。因为太阳西沉而降下来的那点温度,很快被聚集的人群抵消了。

夏天将过未过,天气也总是反复无常。几场雨刚下过,天一晴秋天又被挡在了门外。

“所以说,我都阻止过你穿浴衣了啊!”

“可是,夏日祭不穿浴衣,就根本不叫夏日祭啦!”

“真是的……小孩子嘛……”

泽村并没听到这带着点无奈的责怪,他的注意力已经被路边的冰淇淋车吸引。丢下一句“御幸前辈你等我下!”就跑开了,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两支高高的甜筒。

“给!”

这次没回过味来的变成了御幸。他下意识地伸手接过来,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多年没吃过这甜甜腻腻的东西了。

“……你知道我不吃甜食的吧?”

“知道呀!所以这是黑巧克力味,我还特地拜托店家不要加糖!”

“设定好的冰淇淋机怎么可能临时给你调原料比例啦!果然是笨蛋啊!”

“……不要就还我啊!”

“喂等下!别动作这么大!”

结果还是晚了。冰淇淋已经化掉一点的尖儿直接掉了下来,糊在了泽村锁骨上。

“……真是的……”御幸挡开泽村拿着甜筒的那只手,用自己还空着的手去帮他擦掉冰淇淋渍,“还好你领口敞着……”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奇怪。黏腻的奶油混着汗渍以及空气中微闷的水汽,发酵成了暧昧的东西,让接触在一起的皮肤变得有点微妙地痒。本来只是下意识动作的御幸瞬间觉得尴尬,却又被什么说不清的感觉限制住了行为,擦拭的动作慢了下来,手指却还流连不去。

“……御……御幸前辈,差不多到地方了,我们先去逛小吃摊吧?”

“啊……嗯好……”

有点仓皇的眼神交错间,少年们都捕捉到了对方微红的脸。


3

在一人吃掉一碗刨冰,一盒章鱼小丸子,一份炒面,几串烤鸡串,泽村还额外吃了一个鲷鱼烧一支苹果糖之后,御幸考虑到即使比赛季后也要做好饮食管理,把泽村拉去了游戏摊点。

但他很快后悔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明明都是运动神经发达的棒球队员,泽村荣纯对游戏的擅长程度要甩他几条街啊?

射击十发能中八发,套圈全中花的钱都给返了回来,抓娃娃一个币也没有浪费的。

至于捞金鱼这种夏日祭定番,自然更不在话下。

眼看泽村高高兴兴把捞到的一大袋子小鱼往老板手里一塞,高喊着“老板我和那边那个池面就不给钱啦”钻进了人群,弄破第二个纸网的御幸站起来,透过中间的空洞看着池子里游来游去的鱼,摇摇头丢下网追了过去。

“御幸前辈!这个给你!”

听到声音回过头,猝不及防地被一个半人高的毛绒玩具塞了满怀,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泽村爆发出了巨大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跟御幸前辈好像啊!超适合的!”

把玩具翻过来一看,一只带着眼镜的浣熊跟御幸大眼瞪小眼,泽村笑得更厉害了。

“这又是哪里来的?”

“喏就那边那个拉绳抽奖的!刚刚远远看到有御幸前辈就随手拉了一根!”

御幸看过去,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具堆在小摊上,每个有拉绳牵着,另一头绕过顶棚垂下来混成一堆。所以随手拉一根就能抽到想要的?与神色复杂望向这边的老板对视,御幸终于意识到泽村为何一直热衷于逛夏日祭了——下次抽签的时候能让他代抽吗?

“你准备让我这么一路抱回去?很热诶!”

御幸作势要把浣熊塞回给泽村,泽村赶忙朝后跳了一步:“我也很热!别过来!”

少年确实挺热的,打湿的刘海黏在额头上,露出来的脖颈和锁骨也汗津津的。被交织的灯光一照,泽村的眼睛和笑容都亮亮的,让御幸想起了盛夏球场上他熟悉的那张面庞。


4

夜幕降临之后,集市上的人流反而渐渐变得不如傍晚拥挤了。泽村仍热衷于各种游戏奖品——赢下来之后要么还给老板,要么就像那只浣熊一样,直接给了路边一脸羡慕的小朋友,只剩下一个犬神面具还歪戴在他头上。御幸则一直紧紧跟着他,就怕一个没注意转眼就找不见人了。两个人都没发现他们好像忘记了什么。

直到远处响起了礼花爆炸的声音,少年们才错愕地抬起头,却只看见高楼后面被照亮成七彩色的天空。

“啊!糟糕了御幸前辈!忘记有花火大会了!”

泽村大叫一声,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离他最近的御幸也是一愣,就看泽村一把抓起他的手转身就跑。

“喂泽村,你知道往哪儿走嘛?”

“不知道啊!”

嘈杂的爆炸声中,小投手的大嗓门还是那么清晰,更何况他还像怕人听不到似的转过头来对着御幸大吼着,空出来的右手指向高高的远方,脸上是时不时亮起的天色也掩盖不了的灿烂笑容。

“但是烟花的声音和亮光会给我们指路呀!”

穿着木屐和浴衣,跑起来难免跌跌撞撞。泽村却像是丝毫不在意,灵活地在人群中穿行着,时不时回头喊着“这边这边”“御幸前辈快点”。御幸任他拉着跑,路人的侧目、市集的灯火以及一切牵绊烦忧都被统统抛在了脑后,而烟花的声音和亮光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最后一个转弯之后,开阔的河堤便出现在了眼前,几朵巨大的烟花恰好在天空中炸开。

从地面升起到天空的一点光亮,突然铺开成一个完整的圆,将夜空照亮成梦幻的色彩,再碎成星星点点的无数片。像是曾经努力过的梦想,曾经洒下过的汗水,曾经出演过的故事,在这一刻都随着夏天画上了句点。

两个人就站在这样的景色面前,急喘的呼吸随着重重叠叠的烟花一点点平息下来。真奇怪,明明是这样喧闹的盛大的场景,却有着让人平静的奇妙力量。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作,而抓在一起的手,仿佛被遗忘似的,始终未能放开。

“御幸前辈!”

打破这氛围的还是我们永远不知疲倦退缩的左投手。御幸闻声侧过头去,泽村的脸就在很近的地方,他能看到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映着斑斓的光,起起灭灭像是装着一整个宇宙。右手被微微抓紧,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在下定决心,心跳声似乎可以被汗水濡湿贴紧的皮肤彼此传递。

“这个夏天,多谢指教!”

“哈,今后我也会多指教的~”

“诶?!指教什么啊!“

“别装傻啊,你脸红了哦!”

“这是被烟火照的啦!御幸你不也是吗!”

”呃……“

5

吵嚷打闹中,这个夏天最后的烟火谢幕了。

但属于他们的夏天,还很多很多,很长很长。

------

阴阳师势力集体拖稿.jpg

时间线其实是接在哭包投手后面,两个人大概是没有明确说交往的状态?想写这样暧昧又心照不宣的感觉www

在心里面loop了好多遍穿浴衣歪戴着面具的泽村回过头来在漫天烟花下笑的样子T-T真的写不出万一啊大家脑补一下吧!

还有点想写后续,可能整个夏甲系列CP19印个无料吧……向队友栗子学习避免跪摊……



评论(7)
热度(44)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