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我家的哭包投手

* 短打,算是小甜饼吧!
* 灵感来源今年夏甲的履正社投捕
* 感觉夏甲可以写一个系列了…
------
“呜哇哇哇………!御幸前辈呜呜哇——!”
御幸搂住扑倒他怀里哭得震天响的左投手,觉得无奈又忍不住好笑。
“乖没事了,前辈给你糖吃要不要?”
泽村猛地抬起头来,本来就粘着汗水泥土的脸被眼泪鼻涕弄得更花了,瞪着他的样子毫无威力,让御幸一下子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啊御幸一也!你怎么还笑得出来!我们输了啊!……呜哇哇哇!”
呛声到一半又忍不住眼泪汪汪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御幸已经不去计较什么直呼名字不用敬语,也学会了不把心里这样的想法说出来。和这个笨蛋一同奋斗的最后一个夏天就这样结束了,止步于登上巅峰前的最后一场比赛确实让人不甘,但众目睽睽之下还把眼泪鼻涕狂蹭在他衣襟上的自家投手一下子冲走了他还没涨满的失落,明知道不合时宜也止不住脸上的笑容。
“因为我觉得很幸福啊~”
“………哈?”
“能让泽村君在大庭广众下这样抱着我哭,很幸福啊~”
“御幸一也你说什么呢!好恶心啊!”
“太吵了泽村!快滚去列队!”
“为什么又打我!明明是这个混蛋四眼的错!”
“好啦荣纯君,快把脸擦一下吧。”
“还是小春最好!同学情!队友爱!”
跟在吵闹的人群后向列队的方向跑去,御幸嘴角仍挂着笑。
而这个夏天,就这样结束了。

***

“御幸选手最后的甲子园以亚军告终,会觉得遗憾吗?”
“遗憾是肯定的,毕竟是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战夏甲,……”
受访的人顿了顿,脸上绽开一个笑来,藏在风镜后的眼眶却明显泛了红。
“但我觉得很幸福,能和这样一群伙伴一同奋斗过,能打出这么精彩的比赛,能接到这么棒的投球,这个夏天会是我一辈子珍藏的回忆……”

***

“呐,御幸,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
“哈?”
“我说过的吧?有些事不说出来是传达不到的哦!”
“……哦?那你想听什么?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了呀~你很烦♡”
“姆姆姆姆……!明明采访的时候那么坦诚!!!”
“哦~你说那个啊~都是场面话嘛,我可是队长,说出来的话要对球队负责的~”
“少来!别想糊弄我!被你糊弄两年了你以为我毫无进步吗!你自己也知道是队长吗!那也要对我负责啊!”
“………我有啊,我不是也跟你说很幸福了嘛~……在那么多人面前,喜欢的人愿意抱着自己哭,所以感觉很幸福……”
“……等下,你刚刚最后说了啥?干嘛偏过头去还那么小声谁听的清啦!”
“……听不清就对了~”
“姆姆姆姆!”
“别瞪我啦!如果你们明年夏甲优胜了,再跟你说一次也不是不可以~”
“那不代表你今天就能逃掉!御幸一也你不要跑!比跑步我是不会输的!”
“……你就那么想听?”
“当然!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什么的!……啊……”
“诶……………?!”
------
被人提醒才发现标题打错了…打笨蛋投手打成习惯了啦orz

评论(2)
热度(107)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