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又卡住了


* 梗来源见图from微博

* 小浣熊御幸&柴犬泽村

* 蹭下这周御泽周定题:狗

* 童话风ooc傻白甜,治愈下看了图透死去活来的基友

------

泽村荣纯好气啊。

他并不是在气他现在的状态。虽然他又被卡在这个只比他的头大那么一丁点儿的洞里,但是作为一只聪明的柴犬,他知道只要等他的主人回来,就会把他解救出来。所以这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被卡住。他是在两个星期前发现这个洞的。之前一直被茂密的爬山虎遮住,以至于他从来不知道家里院子的墙上还有这么个神奇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要把爬山虎都除掉,他猜是因为这一块的叶子总是发出干燥的沙沙声让人心烦——因为他是一只聪明的柴犬,所以他的猜测一定是正确的。总之,在墙面露出之后,他第一时间觉察到了有一块方方的区域跟旁边不一样,而且正好在花坛上方跟他的头差不多高的位置。好奇心驱使他一头钻了进去。

泽村荣纯觉得自己做了个再英明不过的决定,因为他探出头去,就看到了平常只有主人带他出去的时候才能看到的东西,他可激动了,想再使点劲儿钻出去。但那个洞真的只比他的头大一点点,最多够他再放两个爪子,再多的就过不去了。泽村又试着把头抽出来,发现不知道为什么也做不到了。

所以他就这么被卡在洞里了。

泽村本来应该慌的。但是在他来得及慌之前,旁边就走过来几个女孩子。

“哇!看这个墙上!一只柴柴!”

“真的耶!是被卡住了吗?好蠢哦!”

“蠢柴www”

女孩子们围过来逗他,有的揉头有的捏脸,被他萌得不行。

“我不叫蠢柴!我叫泽村荣纯!”

泽村想大声抗议,但是他显然不会说日语,又因为不断被捏圆搓扁,只能发出嗷呜嗷呜的喉音,引得女孩子们更激动了。

“天哪好可爱啊!”

“你叫什么呀柴柴?”

“要不要吃东西呀?”

一听到吃东西,泽村就来劲了,两眼放光尾巴直摇——没人看见他墙壁后面的尾巴怎么摇的,但是他身子晃动咧嘴像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还是很好地传达了他的情绪。女孩子们一边被萌得捧心口一边忙不迭地拆小包零食喂他。

——几乎一整天,泽村都在这种状态下度过。往来的路人看到他,大多少不了摸他几把,也有相当大比例会投喂他。他过得可开心了,以至于后来主人回来又好气又好笑地帮他弄回院子的时候他还有点不情不愿。

结果第二天他就病了。上吐下泻折腾了一个星期才好,把主人搞得焦头烂额。但是泽村的小脑袋瓜并不能把生病和吃了一整天零食联系在一起——只能把吃了一整天零食和“好开心啊”联系在一起。所以病一好,他又钻洞里去了。

然后他发现,今天的路人和上一次不大一样。虽然一样帮他挠头挠耳朵挠下巴,但是都不再喂他吃的了。

“哦哦,是这样呀,那就不能投喂啦!”

“看来吃过苦头呢!”

“可怜的小家伙,姐姐抱抱!”

泽村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谁都不给他东西吃了——他当然不知道,那是因为主人在墙外挂了一块牌子,写着“请勿投喂,会拉肚子”。一天下来,只有一个戴棒球帽的小男孩喂了他一根牛肉干。等到晚上主人回来没办法地再次解救他,他已经饿到一口气就吃了三大碗狗粮。

泽村荣纯反复强调,他是一只聪明的柴犬。所以第三天他非常有先见之明地叼了一根长长的肉干再钻出去。

结果一口都还没吃呢,就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干脆面君抢走了。

他不知道那个小个子很灵活的动物是啥,但是他在干脆面包装上见过长得一模一样的。泽村荣纯真的好气啊,都能打广告做代言了,为什么还要来抢他的肉干啦!

一想到接下来他可能又要饿肚子一整天,泽村就更气了。又气又委屈,导致他忍不住呜咽起来,眼泪都要出来了。


泽村荣纯想要声明,他并不是个哭包,只是真的太气太委屈了,无法控制自己而已!

当然御幸——就是刚刚抢食得手的小浣熊——并不知道这一点。他虽然视力不太好,听力可是很好的。那么明显的哭腔,让他都忍不住第一次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讲道理,对食物的贪婪是刻在基因里的东西,御幸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正看到了总归要试试能不能顺到。而这只柴犬看起来就蠢蠢的很好得手的样子,怎么可能放过呢。

但御幸是没想到这个后果的。不就一根肉干嘛,这嗷呜嗷呜的可怜样,又不是抢了他的宝贝拖鞋——据御幸的观察狗都挺喜欢这东西的。

怎么办?还给他吗?到了手的食物再送出去,是有违御幸风格的。算了,看他那么可怜,回头拿点别的东西来换吧。

这一天,泽村荣纯差点又要在饿肚子中度过了。还好主人明智地在午休期间回来了一趟查看情况,再次把他弄出来还训了好一顿话。这下泽村是真的不敢再冒险了,他乖乖地吃了狗粮,目送主人离开后,就找了个角落背对着外墙睡下——看不见就不会心痒啦!

泽村是被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的。出于本能,他立马跳起来,张望了几下就锁定了声音来源——正是墙上那个洞的外面。他毫不犹豫地高声叫着冲过去一跃而起——

又卡住了。

但是作为一只尽职尽责的柴犬,他才来不及想到这个呢,首先要做的事,当然是找出潜在的威胁,可不能让坏人破坏他家!

然而看了一圈,啥都没看到。只在洞的正下方看到一堆吃的。他的鼻子第一时间告诉他:都是好吃的!

但这有什么用呢?他被卡住了呀!泽村不甘心的扭了扭,但是跟之前几次一样,根本就是徒劳。

泽村觉得自己真是太苦了,早上叼在嘴里的食物被抢走,下午摆在面前的食物不能吃。还有比他更苦命的柴吗?这么想着,他又开始呜咽着掉眼泪了。


蹲在旁边灌木丛里的御幸看不下去了。这只柴真是个超乎他想象的笨蛋,东西都送到他面前了也不会吃,早上自己选中他真是好眼光。

但是怎么办呢,自己撩他在先,总要负责到底吧?御幸摇摇头,无奈地走过去。

“呐,蠢柴?”

“我不叫蠢柴!我叫泽村荣纯!”

“呃…好吧,泽村?”

“嗯嗯!”

“你想吃这些食物么?”

“想啊想啊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喂你吧!”

“呜哇!真的吗!你真是只好干脆面君!跟早上抢我食物的那只好不一样!我好感动啊嗷呜嗷呜!”

这只柴真是傻的啊?御幸咂咂嘴,不禁起了坏心,接着说道:“不过呢,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你说!”

“你要亲我一下~”

御幸嘴角扬起坏笑,然而立马就凝固了——小柴犬毫不犹豫地凑过来用鼻子碰了碰他的,顺带狠狠地舔了他一口,把他整张脸都弄得湿乎乎的。

“这样就可以了吧?”

御幸呆了半天,觉得自己对这只才没见几面的柴犬又多了解了一点。

原来他不仅傻,还傻得可爱啊?!

Fin.

------

没啦!就是想写各种好捏的哭包柴犬荣wwww写得很随意大家不要太较真呀!


评论(19)
热度(102)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