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五次他们否认了,一次没有(5)

* 一个5+1套路,关于被闪瞎的青道众人

* 这次真的是众人

* 齁得很放飞,大家担待下

*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前文: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 第四次

------

5


最后一次是在打入夏甲的庆功宴上。


暌违许久的夏甲门票让大家都激动不已,热络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师长们先离席了,剩下一群半大孩子继续消耗着过于亢奋的精力。软饮料喝出了“不醉不归”的气势,平时被严格控制的高热量零食也大多见了底。经理们正和阿姨一起在厨房里忙着做新的,桌上只剩下几个过于甜腻的点心。

“哇还有一个!我真是个lucky boy!哈哈哈————??!!”

朝着最后一个蛋挞伸出的手定在了半空,泽村眼睁睁看着半路截杀的队长拿走蛋挞转眼就要送进嘴里。泽村瞪着猫眼指着御幸,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你你…!”

御幸瞟了他一眼停下了动作:“怎么,你喜欢吃这个?”

泽村眼睛里瞬间迸出了星星,头点得如同捣蒜。御幸翘起嘴角:“看在你今天表现也很好的份上,就让给你作为奖励吧!”说着极其自然地直接把蛋挞递到了泽村嘴边。

被突然夸了一小下的泽村不疑有他,张口就要叼走食物。但已经到了嘴边的蛋挞,在最后一刻又被抽走了。

“欸,你还真的不客气啊?明明这种时候,最后的好东西要让给前辈的吧!”

“????御幸一也!!!”


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本来在聊天打牌玩游戏的队员们都注意到了这两个打闹的人。只见泽村毫不客气地伸手去抢,拿出了守备的架势,动作异常灵活;御幸则是藉由身高优势把手上的甜点举得老高,腾转挪移毫不相让。

众人面面相觑,互相交换着眼神,心里的吐槽几乎要具现化了:“所以是在逗猫咯”“御幸那家伙是不吃甜食的吧”“难以置信”“但是看起来好像很好玩”“为什么觉得眼睛好痛”……

“你们两个好恶心啊,怎么不去结婚呢?”可靠的副队长仓持洋一终于站出来主持正义,说出了大家共同的心声。

指望笨蛋理解其中真意是肯定没戏的,泽村的重点还是一如既往地难以预测:“欸,结婚?为什么要结婚?”二三年级的大家纷纷露出了早就娴熟异常的“快看这个笨蛋,真是不负众望”的怜悯表情,一年级也已经入乡随俗地做好了看好戏姿态。

然而随之而来的队长发言还是超过了大家的想象,厚脸皮和搅浑水的程度达到了新高:“我听说高水平的投捕组合才会被称赞作夫妻呢,真是谢谢大家的认可啊!”

活动室里响起一片猝不及防的喷水声和咳嗽声。 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吗?好像被偷偷加了些多余的东西?但是不管怎么说用在这种时候都格外奇怪啊!?

唯有当事人之一不疑有他地上了钩:“是这样吗?!啊被大家这样认可,真是让人有点不好意思呢!”小红晕浮现在泽村脸上,他摸着后脑勺,完全不是不好意思的态度,得意的样子令人火大:“大家想要称赞我就直说嘛!!作为王牌我是绝对能承受这样沉重的赞美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然完全忘记了刚刚和御幸在抢蛋挞这回事。

“是是是,那么帮我递一下那边的蛋糕吧阿那达~”御幸显然还不准备放过泽村,这个称呼又成功地恶心到了一干人,当然泽村本人继续自动忽略了重点:“你说这个?”他随手拿起了旁边的奶油小方就要递过去。没脸没皮的队长点点头,“啊——”地张开嘴来接。泽村愣了一下,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两人位置的对调,咧嘴一笑,毫不犹豫地把蛋糕顺势扣在了御幸脸上。


“……”

池面捕手被糊了个正着,满鼻满口齁甜的奶油,还有粘在镜片上的正不住地往下掉。一直装帅的队长如此狼狈的样子实在是难得一见,活动室里有那么几秒的鸦雀无声,随即有人忍不住发出扑哧一声,接着全场都爆笑起来。尤其是几个与御幸相熟的三年级,连渡边都快直不起腰了。

谁都没料到,降谷在这个时候被点燃了气场,喃喃着“不能输!”也跟着糊了块蛋糕上去。才把奶油抹掉一些的御幸又被糊得呆住了。这下连刚刚还没反应过来的泽村也加入了爆笑大军,指着御幸差点没喘过气,唯有还剩着点良心的春市终于停下笑手忙脚乱地帮着御幸收拾。而一向的恶友仓池则完全不准备放过这个机会,顺手捞了一块巧克力蛋糕高喊着“呀哈!那我也来!”就要落井下石。这次御幸可没准备乖乖束手就擒,反手就把蛋糕打了回去,好巧不巧落在了前圆头上……


最后,好好的庆功会演变成了奶油大战,几乎无人幸免。一片混乱中,再没人想起作为导火索的两个人……

------

中间的吐槽大家能看出来都是谁吗?不过也字字心声就是了(。)

还有一个+1就完结了,太不容易了……感谢大家的喜欢和评论,笔芯!

+1

评论(10)
热度(146)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