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五次他们否认了,一次没有(4)

* 一个5+1套路,关于被闪瞎的青道众人

* 感谢寺爹,虽然之前的大纲被打脸,但是重新下笔有如神助

* 写的时候都觉得好瞎,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 ooc属于我,糖梗属于官方,他们属于彼此

前文: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

------

4


第四次其实是降谷晓。


和泽村在走廊里遇到时,降谷对此并不意外。即使在一年级捕手已经成长起来的现在,两人仍然时不时因为同一个原因在自主练习时间于宿舍区“狭路相逢”。


“降谷你今天又和我抢啊!牛棚里还没有投够吗?!”

“没有。”

“但你投了那么多,现在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明天先发上场,要保证状态啊!所以今天就让我……”

“不用,王牌随时都有状态。”

“啊啊啊啊提这个是想炫耀吗?是在炫耀吧!你等——”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那间宿舍门口。门在这个时候被拉开,两人一齐转过头,再次说出那句磨得人耳朵生茧的定番台词:“御幸前辈,请接我的球!”


然而开门的并不是御幸。

奥村光舟瞪着眼睛微微退了一下,看来是被几乎近在耳边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定了定神,他淡淡地开了口:“两位前辈今天都投了很多球吧,请回去好好休息。”

“我还能投。”降谷抢先反驳。

“不——行——”房间里传来故意拖长的声音。御幸侧坐在椅子上,朝着门口抬了抬下巴:“降谷你明天先发,洗完澡就赶快休息!”

“是吧是吧!降谷你看我刚刚说得没错吧!所以御幸前辈来接我的球吧!”泽村赶快在旁边大声帮腔附和,不知道为什么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你还这么有精神,不如去多跑几圈?”御幸的视线转向泽村,脸上露出了兴味盎然的表情。

“那我去跑完步,御幸就会接我的球吗?”

“刚刚还好好的在用敬语,这会儿又忘记了吗?”

“御,幸,前,辈!”

“等你跑完吧~”

“可不能赖账啊队长!”

一边的降谷突然就跟着燃起气场:“……我也可以跑。”


光舟被晾在门口半天,感觉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了。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再开口,以便让自己的语气不至于那么不善:“泽村前辈明天也要做好登板继投准备吧?所以今天也要好好休息,不要跟着御幸前辈闹了。降谷前辈也是,都请赶快回去!”

“谁跟他闹了!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请他接我的球!”泽村的标志性猫眼又出现了,可另一边的队长还是完全不准备收场的样子:“那我也是很认真地在拒绝你啊!”

“什么!刚刚不是说等我跑完就可以接球吗!”

“欸~~有吗~~是你擅自这么认为的吧~~~”

“啊啊啊啊啊——御幸一也!”


光舟终于忍不住回过头去瞪着身后笑容灿烂的队长。之前听到门外吵闹声的时候,明明是这个正捕手跟他说,“肯定又是两个投手闹着要接球,但今天训练量已经快要超过了,不能让他们再投。奥村你去开门吧,告诉他们回去好好休息。”那现在这是在干什么?觉得很好玩?逗猫还是逗狗?


“泽村前辈和御幸前辈,一直这样呢……”

开口打破这个迷之氛围的是浅田,本是想过来找光舟的他已经默默地围观了好一会儿了。

“一直这样,关系非常好。”沉默了好一会儿的降谷突然接了话。

”欸??关系很好???“浅田吃了一惊,总觉得这句话里好像暗含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再看降谷,已经转身来对着他,一脸认真地点头,试图强调自己这个说法的可靠性。

不知怎地,本来还在起劲儿跟御幸斗嘴的泽村突然听见了这句话,立马不服地嚷了起来:

“谁跟他关系好了!这个四眼混蛋!失格队长!”

“我都听见了哦!”

“就是要说给你听的!*……#¥%¥”


“所以是真的……关系很好…………”浅田喃喃地说着,觉得有什么真相要呼之欲出了。一旁的降谷继续点头,再次试图表达“确实就是你想的那样哦”这样深奥的意味。

而那边光舟的脸已经黑得要爆发了,浅田见状赶紧过去把他拉走,远离那两个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不准备停下来的人。

看来有关自己寝室的投手前辈,还有很多需要了解的事情……

------

第五次

评论(2)
热度(114)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