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纽扣

泽村荣纯远远地看到樱花树下的御幸一也的时候,正好碰到有女生跟那个人鞠了一躬然后跑着离开。

是的,樱花树。毕业的季节,这是多少青春小说开始或落幕的地方。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御幸一也才会格外地认识到自己的池面设定带来的无尽麻烦。算上刚才那一个,这已经是第五个来跟他表明心意的女生了。虽然在视线落到自己衣襟上时已经露出了知道结局的难过神色,女生还是好好地说完了想说的话,御幸也很郑重地直言拒绝了她。目送着女孩子低头跑开的背影,御幸捏了捏一直揣在右边口袋里的手。

"御幸前辈~!"突然响起的招呼声打断了御幸一时的游离,转头那个同样元气满满的少年已经到了眼前,自顾自地嚷嚷开了:"果然在这里啊,这就是池面的烦恼吗?话说刚刚那个女生是有哭着跑开吧?有吗?有吧!御幸前辈已经伤了多少少女的心了啊不怕受到樱花树的诅咒吗?听说啊……"

御幸嘴角抽搐地听着泽村滔滔不绝地说着不知道从哪本少女漫画上看来的桥段。虽然自己本来也确实要找他,被撞到告白场景也就算了,但现在这个展开是不是哪里不对?还有这个笨蛋今天话格外多啊?此时泽村已经跑题到了天边开始安利起了某部似乎是叫好想什么什么你的少女漫画,御幸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

"这么有感而发,难道一直在偷听?"

"才没有呢!"

"真的吗?猫眼出来了哦!"

"御幸一也!混蛋!果然还是那么差劲啊!那么残忍地对待女孩子,还一直捉弄可爱的后辈,啊对了,这个衣襟大敞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啊!虽然已经是前队长了,但都要毕业的人了还是毫无以身作则的自觉吗!

"没办法了啊,只能由在下出场,来挽回球队的形象…"

咦?

御幸正在准备嘲笑泽村三年如一日的混乱逻辑和语文水平,还没来得及张嘴,对面的笨蛋已经气势如虹地扯下了自己的第二颗纽扣,直直地递到御幸面前,嘴上还在不停的抱怨:"我的扣子借你吧!果然每到这种时候,还是只能依靠在下泽村大人,身为球队的王牌兼队长真是辛苦啊,连前任队长也只会添麻烦…"



……

………

"噗……”樱花树也挽救不了这被破坏殆尽的气氛了,御幸毫不客气地笑到捂住了肚子:“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又要笑死我了…!泽村你真是从来没辜负过我的期待啊!"

"笑什么啊混蛋四眼!快好好把扣子装上啦!"

御幸直起身,看向泽村四处乱飘的金色猫目和似乎因为过度激动而显得有些红润的脸,嘴角仍噙着止不住的笑意。既然这样——

"那你来帮我缝上吧,现任队长,王牌大人?"

泽村闻言,极其自然地接过了话——

"什么啊连扣子都不会缝,果然是除了棒球之外什么都不行吗!"

果然。御幸觉得心情舒畅极了,当初下决心时的忐忑一扫而空,嘴角不自觉咧得更大了。

"嘛,谢谢夸奖!"

"哪里是在夸奖你啦!"



------------

五号室内的气氛有点微妙。

毕业礼结束之后的下午,青心寮空荡荡的。阳光隐隐约约地铺在走廊上,带着初春的暖意,又有风偶尔把窗帘掀起来,送进来空气中好像有点甜腻的香味。这样的场景,似乎比樱花树下还要适合做某些可以让青春不再留有遗憾的事情。

御幸坐在桌角,撑着桌沿,歪着头看着旁边的泽村。泽村专心地盯着手上的扣子,眼睛略微有些张大,嘴唇紧紧闭着,好像下定决心要心无旁骛地跟针线作斗争。额发的阴影附在泽村脸上,衬得那双眼睛里的金色柔和地氤氲开。刚刚(单方面)争执时冒的薄汗还未完全散去,鬓角还留着湿漉漉的痕迹,将头发粘在了脸侧。御幸能很容易看出来泽村的手臂是有点僵硬的,握惯了棒球的手指跟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不怎么搭调,却还是小心地捏着针线来来回回。敞开的领口随着动作反复被拉开,在锁骨上来回摩挲。这么安静的泽村,感觉有点反常,又显得异常珍贵。

御幸觉得有点恍惚,又有点好笑。结果竟然真的来帮他缝扣子了,泽村的行动真是无论何时都难以预料。御幸本来还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冒冒失失地伤了手,现在看来,两年的宿舍生活还是让少年学会了不少独立生活的技能。也是,毕竟是远离家乡来到青道棒球留学,纵然是不过十七岁的笨蛋,在某些方面还是比大多数人要成长得更快。说起来,泽村来青道的原因,是不是跟自己有关?御幸视线还落在泽村的指尖,人已经出神地回忆起了两年前的另一个下午,直到被泽村的大嗓门打断:

"好啦!还不快感谢在下泽村…呜哇御幸前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感觉有点恶心诶!"

在空荡的室内近距离接受这样分贝的嗓门真是无论多少次都觉得吃不消,御幸略略拉远了距离,一边接过衣服一边应着:"当然是被可爱的后辈贴心的行为感动到的表情啦!""恶…感觉更恶心啦…总觉得你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哈哈哈……不过话说,"御幸伸手点了点泽村的领口,泽村顿时一把拍开他捂着领口后退,大叫着"哇御幸一也你果然要做奇怪的事情!",让御幸嘴角抽搐地差点想扶额,但还是顽强地把下半句话说了出来:"我是想说,你把你的扣子给我了,那你自己怎么办?我马上就要毕业了,校服也不会再穿。但是你还要继续穿的吧?"

"啊?……啊!!!是啊!!!!怎么办!!!!!"

眯成缝的猫眼再度出现,泽村慌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看得御幸心情又愉悦了不少。哈,是的,就是因为喜欢看他这样,只因为自己才露出的慌张表情,才会总忍不住要逗他。不过这一次嘛——

"呐,我的扣子给你吧!"

将一直收在口袋里的东西递出,按在了泽村胸口,看着泽村下意识伸出双手抓住自己的手指,然后脸以可见的速度涨红。

"原来…御幸你…的纽扣…没有给别的人啊…………"

少年偏过头不敢看他,声音罕见的软绵,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御幸笑了起来,收回手顺带按了按眼前的棕色短发:"原来你知道第二颗纽扣是什么意思啊?"

"我…这种事情………怎么会知道…………"

『这种事情,是指纽扣,还是指别的?』

御幸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他只是把按在泽村头上的手移到脑后,凑上去贴住了泽村的唇。

只是一下而已。轻柔得像阳光像风也像落下的樱花,又坚定地把在心中百转千回的一切传达。

然后御幸放开泽村的唇,并没有撤开,转而额头抵着额头,从极近的距离处看着那双泛起波澜的金色瞳仁,轻轻地开口:

"但是我知道~❤"

评论(14)
热度(131)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