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理想型

* 职棒御×大学生泽
* 30天挑战day30清水版(。)
* (迟到到天边的)御泽日快乐!!

------

御幸一也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就看见泽村荣纯盘腿坐在飘窗上,顶着浴巾抱着马克杯望着窗外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这个飘窗几乎是他们定下这间公寓的唯一原因了。当初被兴致勃勃的大学生拖着跑遍了大半个横滨,一开始御幸还饶有兴致地跟着翻广告订邮件见房产中介,等到他们的所有朋友都快知道他们要买公寓同居,见面不是向他们推荐房源就是摩拳擦掌准备去他们新家蹭饭时,御幸已经连电话都不想接了。面积合适的房型奇葩,房型合适的位置太偏,位置刚好的价格太高——其实最后这点,已经在职棒崭露头角的池面捕手御幸一也不是特别在意,奈何他仍未毕业的穷学生恋人坚持要跟他一起还贷,让他实在不忍心看那张对着贷款额度表情精彩万分的脸。

在他以为又要做无用功的那个周末,这间公寓是他们行程的第一站。泽村一进门眼睛就亮了,两下甩了鞋子大叫着冲到飘窗这儿爬上去跪着,一边把脸贴窗玻璃上一边一个劲儿冲他招手:“御幸前辈这里这里!”

和御幸一起留在玄关的中介满脸憋笑,搞得御幸都有点难得的不好意思。泽村荣纯的充沛精力和天然傻气可以并列他两大未解之谜了,已经很难简单以优点或者缺点来下定义,与其说御幸对此早已认命,不如说他其实甘之如饴,当然他是不会在当事人面前承认这一点的。他跟中介你来我往地客气了几句便往里走,穿过走廊进了客厅,飘窗就在斜对着入口的地方。公寓的户型算是中规中矩,这飘窗却跟常见的不同,下沿更低,窗沿也更宽,上面还留了一层薄薄的软垫,看起来有点茶台的样子,坐两个人都绰绰有余。更难得的是窗外的景色,虽然只是普通的十一楼,但是从这扇窗望出去的方向刚刚好没有任何遮挡,一直可以看到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

御幸撑着窗台,目光却忍不住更多地落在他身边的人身上。那天的天气意外地很好。连绵的雨下了半个月,前一天才悠悠转停,这天竟出了太阳。如洗的碧空延伸到地平线,阳光下的一切都清晰又可爱。泽村转过头来,眸子里洒满了碎金般的颜色,眉梢眼角都在雀跃不已——

“御幸前辈,你看,是我们说好要去坐的摩天轮耶!”

后来直到搬进公寓又过了小半个月,他们才终于坐成了摩天轮。那并不是一次完美的约会,横滨下着小雨并且照例吹着可以把人掀翻的海风,穿了风衣带着帽子风镜和口罩的御幸是以显得不那么引人注目,尤其是在没多少人的游乐场。然而即使一路都在毫无用处地喋喋不休澄清自己的晴男特质经过多次实验后发现只在长野有用不信可以一起去验证云云,泽村仍然是精神百倍兴致高涨地一步不停直冲摩天轮,直到在上包厢的前一刻,御幸下意识牵了他的手,才发现他其实在紧张——手背因为风雨打得冰凉,手心却热乎乎地满是汗,并且在他牵上去的瞬间仿佛按掉开关一样噤了声,乖乖地被拉进去坐好直到厢门关闭之后也没有放开。

于是他们沉默地并排坐在封闭摩天轮里,像两个初次恋爱的高中生。好吧,初次恋爱的部分可以算是事实而非比喻,他们在恋爱方面的经验可能也不比高中时候的自己好到哪里去。但他们都知道那个写进恋爱101里的必做事项,也是坐摩天轮逃不掉或者说让人暗中期待的买一送一。窗外狂风夹雨,城市与远山海洋都模糊不清,他们在宁静的一平米天地里接吻,直到摩天轮越过峰顶转一圈又回到起点。

而这会儿,回忆和远处亮着灯的摩天轮一样遥远又清晰。御幸走过去,从泽村手里抽过马克杯,喝了一口再塞回去,跟着泽村望向窗外,顺便把头搁在了泽村肩膀上。

“在想什么呢?”

“在想……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喝热可可了?”

泽村一边说,一边回头扬起脸,吧唧在他嘴上补了一口,两边浓香的可可气息交织在了一起,甜腻的味道被放大成了双倍。

“什么时候啊——大概是从某个家伙老是买了太大包的促销装可可饮料开始吧?”

御幸一直觉得挺奇怪的,明明都是带咖啡因的苦香饮料,可可和咖啡或者茶完全是不同类型的东西。茶太涩,可可太甜,咖啡的醇厚对他来说恰到好处,无论其他功效如何,味觉反正是上了瘾。泽村则完全不吃这一套,某次拿错杯子喝到他的美式之后脸皱成一团直接冲到水池吐掉,被御幸毫不客气地嘲笑了好久——当然付出了被强迫灌了大半杯可可的代价。

他不是对可可有意见,只是单纯不爱吃甜食。这个习惯他从小就有,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反正不吃了很多年。但泽村总是例外的。在他因为贪便宜老是往家里囤家庭装(买三送一、内容物30%UP之类的标语总是让没有计划性和生活经验的人冲动购物)之前,御幸已经开始在偶尔回家没见到泽村的时候先给自己泡一杯可可了。那个香气和味道能让他想起泽村——比如现在这个在怀里甜腻腻香喷喷的泽村。

御幸重新吻回去,泽村从善如流地配合,舌头灵巧像是融化的巧克力。吻得来了感觉,泽村搂着御幸的脖子轻巧用力,两条腿轻车熟路地挂上他的腰。御幸托住他刚转身往卧室走,就听拉长的一声“咕——”,怀里的人顿时红了耳朵。

“你该不会是没吃晚饭吧?”

泽村眼神乱飞,犹豫再三,还是老老实实招供:“只吃了两个饭团,本来想等你回来一起吃的……”

结果御幸刚进家门,一声“我回来了”话音未落,就被冲过来的泽村一把按在了墙上结结实实堵了嘴。

说是同居,御幸因为比赛安排三天两头不着家,这次之前已经一个星期没见了。电话视频终归隔靴搔痒,二十岁荷尔蒙无处可泄的年轻人绝对不可小觑。直到吻得舌根发疼呼吸不畅两个人才分开,泽村眼角发红,喘着气说“欢迎回来”,而御幸的回敬是更深的吻附加把两人已经揉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利落扒光。

最后他们直接在玄关就地解决,期间御幸无数次在心里赞美高度刚好的鞋凳和位置完美的穿衣镜。这会儿他们才收拾完洗了澡出来,正准备开始下半场,但泽村这么一说,御幸也跟着觉得有点饿了。

“所以你是想等我回来吃还是等我回来做啊?”

御幸发誓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纯洁的习惯性捉弄,没有半点要双关的意思,然而曾经是单纯笨蛋的泽村几乎是瞬间就红透了脸,偏过头嘟嘟囔囔地接了梗。

“你不是…吃过了也做过了嘛…”

御幸愣了下,一瞬间居然也觉得有点害羞的意思。但他很快在泽村没注意到之前重新掌握了主动权,顺水推舟地凑过去抵住泽村的额头让他没有机会逃走。

“哎呀,你是发烧了吗?我听说,也有人是发烧了才会变聪明的耶?”

“快滚去厨房吧御幸一也!”

本来的计划被打乱,御幸也不恼。反正这会儿时间还早,何况之后的整个周末都是他们的。他从墙上取了围裙围上,泽村像等开饭的柴犬一样跟来厨房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于是御幸顺手揉了揉那头柔软的棕色短毛。

“想吃什么?”

“泡面!泡面!这种时候当然要吃泡面!”

“什么叫这种时候?我看你是任何时候都想吃泡面吧?”

其实御幸的厨艺真不能算是多么高超,只是泽村实在是很好打发,平时还要控制一下饮食,所以每隔一两个月才能吃上一次的泡面他基本没有吃腻的时候。不过呢,煮泡面也算得上御幸的拿手菜了——如果真的能算是一道菜的话。

五分钟后,泡面上桌,还附加溏心蛋一个冬笋两块午餐肉三片。泽村一边喊着“我开动了”一边忙不迭地挑起面往嘴里塞,而御幸就在一旁看着他被烫得伸舌头还要吹着继续吃的着急样子,撑着下巴满脸笑意。吃了一大半之后,泽村一抬头对上御幸笑盈盈的眼神,不好意思起来,把还剩一片半午餐肉的面碗往御幸面前推:“御幸前辈……不饿吗?”

“嗯,看你吃得这么香,更饿了。”

“那……剩下的这些……”

“吃你的吧!”

御幸用力按了按泽村的头,顺势站了起来回了厨房。泽村探头看看御幸,又低头看看碗里依然香气诱人的面,三秒钟天人斗争之后,还是毅然选择再吃上几口。

厨房里传来炒什么东西的声音,紧接着是诱人的香味,在泽村从泡面味儿里分辨出那是什么之前,御幸已经端着盘子又出来了。盘子放在泽村面前,看得他眼睛都直了——如果御幸煮的泡面在泽村心里的“御幸前辈拿手好菜评分表”里的得分有A+,那蛋炒饭绝对是S等。金黄的饭粒混着玉米粒和蔬菜丁,上面铺着的油煎午餐肉还在滋滋作响,看得泽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御幸前辈你是在变魔法吗!家里本来没有饭的吧!”

“所以刚刚煮了一点啊。”御幸享受着泽村难得毫不掩饰的崇拜,却不客气地打掉了他伸过来的手,“乖乖吃你的泡面!这份是我的哦!”

本来闪着光的眼神瞬间变得幽怨,御幸跟没看见似的舀了一勺饭,故意把热气往泽村的方向吹。泽村虽然不甘心,但说要吃泡面的人是他,也只能愤愤地把剩下的泡面都裹起来气呼呼地一大口全往嘴里塞。然而比面先进嘴的是热度刚刚好的一勺蛋炒饭。

“啊——唔?”

“好吃吗?”

御幸抽回勺子,一脸计谋得逞的笑容,然而泽村的反应并不如他预想,没有抓狂也没有炸毛,眼泪汪汪地仿佛穿越到了什么美食番。

“好……好吃呜呜呜呜……”还附带夸张的抹泪动作。

“喂……不至于到要哭起来的地步吧?”感到自己完全败给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笨蛋,御幸无奈地把炒饭和泡面交换,“好啦给你吃吧,慢慢吃不要吃太多!”

泽村头点得如小鸡啄米,埋头就猛刨了几勺,仰头已经是腮帮鼓鼓的小松鼠了。御幸老妈子似的一叠声喊着“慢点”,泽村嚼了几口反而含糊不清地开了口,笑容灿烂得得像个傻瓜。

“最喜欢御幸前辈了!”

------
不清水的部分大家随意脑补(被揍)
没头没尾,就像随便写点两个人的日常,然而最后不知道怎么一脚滑出去了(并且不是车)
本来占了218的坑,不过迟到太久不好意思去填了😂
随便了,新一年决定悦纳自我放飞心灵!

评论(5)
热度(135)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