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 (10)


归档

------

御幸是在凌晨醒过来的。
他盯着病床头的电子时钟看了一会儿,暗红色的数字逐渐清晰,那个5:17在御幸眼里只是毫无意义的数字。他同样无法回答自己身在何处、所为何事之类的问题,大脑像错位的齿轮咯吱作响,右边太阳穴跟着泛起细碎的刺痛,提醒他不应该再想了。
但是,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他忘记了。
是什么呢…?
他闭上眼睛,试图找回对身体的掌控。触感首先恢复过来,御幸很快辨认出侧偏的右脸下并不是身体其他部分所接触的棉织物,而是柔软有温度的东西。他重新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
病床旁趴着一个人,垫在他脸下面的正是那人的左手。
御幸又盯着看了几秒。即使只有地灯打出的模糊轮廓,他还未恢复功能的大脑也凭习惯认出了这个人。
泽村……?
紧随而来的第二个念头让他一下清醒了:这是他的左手!
他立马掀开被子去摸,更加确认了这人的确是泽村荣纯,并且发现手指已经因为缺血有点冰冷僵硬。他焦急地想再确认一下肩膀的状况,无奈碍于姿势够不着,当即一边抓着泽村的左手揉搓,一边连声唤他。
“泽村,醒醒!喂!泽村荣纯!”
泽村迷迷糊糊醒了过来,还没完全清醒,劈头就被御幸一顿训。
“真是的,到底有没有身为投手的自觉啊?你左手都麻了吧?自己没感觉的吗?而且你这穿的是什么衣服?训练服?汗湿了有换过吗?怎么不披件外套?在旁边床上睡也可以啊为什么要趴在这里?……”
泽村整个莫名其妙,一开始听得稀里糊涂,慢慢搞清了状况却完全插不上话,最后忍不住生气了。
“……等一下啊!为什么一醒过来就开始念我啊!明明是病人,居然这么精神了吗?我可是一下训练就跑过来看你,都没有一句谢谢的嘛!?”
泽村按住御幸的手气鼓鼓地怼了回去。如果是往常,御幸必然要笑嘻嘻地嘲上几句,变着花样说他是笨蛋。然而这次,他都进入浑身炸毛的备战状态准备反击了,预想中的下一回合却没有到来。
御幸一反常态地沉默着,泽村话音一落,整个房间就突兀地重归安静。他说错了什么吗?泽村没由来地慌张,手心里浸出了一层汗,心跳声大到自己都快要听得见。漫长的十几秒过去,御幸才轻轻地挣脱他的制约,反手重新覆上他的左手,抬头看向他。
“你为什么在这里呢,泽村?”
“你们的训练场,离这里挺远的吧,”御幸摩挲着掌中修长的手指,说得清晰又缓慢,看起来已经不怎么受后遗症影响,“衣服都没有换,就直接从训练场过来的了吗?现在是凌晨了吧?你过来看我,然后就一直没有走?”
御幸的眼神转了一圈回去,直直地望进泽村眼里。那问话的语气,仿佛已经自己找到了答案。
“为什么呢?”

泽村完全愣在原地。
为什么?
因为你是队伍的正捕手,因为你是我多年的前辈,因为你也知道触身球可以多可怕,因为你总是受了伤不会跟我说。
因为你昨晚喊我别走。
而“喜欢”这样的感情,是生命力最顽强的一种。即使被冷落,被封存,被粗暴对待,被宣告无望,只要有一点点养分,就会解冻疯长,直至填满心脏。
御幸的视线始终没有挪开。泽村看不清御幸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御幸手上的动作又轻又温柔,把他脆弱的防线一点点揭开。他想起很久以前,御幸会抓着他的手检查他的指甲状况,帮他涂指甲油,教他做指尖操。后来在他们无数次荒唐的情事里,御幸也总是记得护住他的左手,用自己长茧的掌心将它仔细包裹。
不能再想了。只要编造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欺骗对方也欺骗自己就好。他们还可以是熟稔的前后辈,以后也许还有机会做场上的最佳搭档。
泽村偏过头不再跟御幸对视,强装镇定地开口。
“因为……”
但有些事情,真的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
代替说不出口的喜欢,眼泪开始不停地涌出来。泽村觉得自己狼狈又委屈,可情绪一旦开闸,就再也控制不住。
已经没办法再待在这里了。
“……我走了!”
泽村生硬地调转话头,拼命控制住不要哭出声音,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刚一抬脚,手腕就被御幸紧紧拽住。
“……放手啊!”
“不放。”
御幸拽得很紧,语气也很坚决。但此时此刻,泽村只想马上从这个房间消失。
“……让我走不好吗!”
“不好。我不会再放你走了。”
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意思?又要像之前每一次一样,让自己忍不住心存幻想,然后越陷越深?
泽村再忍不住,崩溃地哭叫了出来。
“干嘛说这种话啊!每次都是这样……”
他没能把话说完。御幸将他的手腕抓得更紧,提高声音,从背后打断了他。
“因为,我喜欢你啊。”
泽村愣了几秒,然后不可思议地回头。
天开始亮了。病房的窗帘不知为何只拉上了一层薄纱,暖白的晨曦透进来,和地灯的昏黄混在一起,将御幸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里。那张没有眼镜遮挡的脸,曾经让泽村非常好奇,后来又在赤诚相对时看过无数次,现在却浮现出他从来不知道的表情:好像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放松,又带着孤注一掷的决绝。他呆呆地看着,任由御幸的右手从他手腕上滑下去,慢慢地将他的左手整个握在里面。
那句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却始终没有机会好好说出的话,就这样从那个想要传递的人嘴里,清楚地一个字一个字说了出来。
“我喜欢你啊,泽村。”

------
本来想1号发,最后改了好多遍没赶上……
还是感觉有点崩……实在改不动了,有机会再修
反正总算是让御幸告白了,2018也许愿甲子园优胜和御泽结婚…!御泽年快乐!

评论(17)
热度(72)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