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迟

御泽only,废话很多的发文号
简书挂了,看肉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tterBetter/works

【御泽】Mamihlapinatapai 将爱(8)


归档

完整带上章复习点此

------

斜射的落晖照进牛棚里,泽村握着球,看着上面暖橘色的光影,有那么一瞬间的走神。

对面蹲捕的御幸锤了锤手套,声音拖得长长的:

“怎么了?在投球的时候还敢走神吗?如果你在投手丘上投出刚刚那种球,然后居然还发呆,绝对会被教练立马换下去的哦——而且肯定连二军的比赛都不会再让你上了吧!”

他立刻抛弃了那点小心思,用标志性的猫目和大嗓门作气势十足的回击:“我知道的啦!用不着你啰嗦啊!下个球一定让你目瞪口呆!”

“啊呀,真的是下一个就能投出来吗?今天可是只剩五球了哦?”

隔着投捕标准距离的人此时没带头罩,揶揄的表情对泽村来说简直纤毫毕露,但他还是忍不住抓错了重点。

“什么只有五个了吗??我怎么算的是还有十个!御幸一也你不要偷偷给我减掉五个!”

“哦~~你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聪明嘛~~”

他们之间这样的对话曾让青道上下都耳朵起茧进而熟视无睹,然而五年空缺之后,上次在牛棚投捕还是他们关系变质之前,算算已经又隔了大半年了。泽村有点懊恼自己总是免不了被御幸煽动,在队友的侧目中没再接话,挥动手臂将手中的球投向那只张开的手套,带着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起,呼啸着破开空气。

那次以后,他们就没有再做过了。

泽村有点后悔那个时候半真半假的回答,说什么“很喜欢”,像个不会读气氛的傻瓜。不过御幸应该也没信,什么都没回他,只是沉默着用力,之后又把他塞进车里再来了一次。狭小的空间让他几乎要缺氧窒息,最后意识模糊的时候,泽村恍惚觉着自己被完全吞吃入腹了,竟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如果他完全属于御幸,那御幸是不是也会完全属于他。

清醒之后他想起这个念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还好他没把这个也不小心说漏嘴。他就不该说这些话的。在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里,语言基本没有意义,或者说,不应该期待有什么意义。可能是前戏可能是调剂可能是暗示可能是掩饰,总之通通与性相关,就别去想有几分真心,对双方都更轻松。

但泽村没有想到,那竟然是最后一次。

那天过后泽村病了两天,等好了就马不停蹄地投入二军集训连轴转了起来。他在之前的练习赛里发挥得挺好被教练重点关照,无视他刚刚病愈点名要求他加练体能。集训结束泽村差点散了架,躺在宿舍床上仿佛梦回青道。这期间一军照旧跟着赛程到东到西地打比赛,接着泽村也加入二军开始了赛季征程。他没顾得上去找御幸,御幸也没再来找他。邮箱安安静静,训练遇到也止于问个好点个头。还没等泽村反应过来这变化,一军因为没进季后赛结束了这一季的赛程,御幸突然三天两头地往二军跑,每次都是进牛棚接几个二军投手的球。

一时间流言四起,有说御幸常规赛表现不好要被下放二军的,有说教练在用此举暗示一军即将换血的,还有说这只不过是鞭策一军选手的激将手段。泽村作为漩涡中心的投手之一,反而根本没在考虑这些。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和御幸的关系,好像突然重回了正轨。

“泽村你怎么突然跟御幸关系那么好啦?”

从牛棚出来还心不在焉的泽村又被路过的佐藤一把搂住了脖子。

“佐藤前辈……我们有……有吗……!”

“有啊!之前看你对他态度那么奇怪,还以为你们有什么过节呢。现在不是相处得挺好嘛!上次……”

挺好吗?

佐藤还在继续说着什么,泽村已经没有在听。他看向御幸的方向,御幸正在跟另一个二军投手讲话,结束了转过身来,对上泽村直直的眼神,愣了下也没避开,隔空跟他比了个口型。

他撇撇嘴,这么多年了,还是跟老妈子似的唠叨,自己已经是职业选手了耶,还不知道要冰敷按摩放松嘛?

啰嗦!

泽村夸张地也比口型怼回去,远远地看着御幸好像是笑了,突然也感到没由来的开心。

其实这样确实挺好的。

关系“亲密”的炮友,和关系普通的投捕,选择哪个呢?

对他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吧。

无处安放的感情怎样都好,他最想要的,至始至终都是和那个人组成搭档。

仅此而已。

------

删节了一点点(你是语文课本吗),希望能安全过关…

三更完结没戏了…flag不能乱立…但我会努力在今年更完它的(痛哭)

评论(20)
热度(61)

© 宁迟 | Powered by LOFTER